39.jpg

 

 

【華航能否讓社會正視過勞問題?】

台灣醫生不能罷工,也沒有任何法律保護他們
2016/06/04
蔡 昆儒
【我們為什麼選這篇文章】

 

最近空服員罷工事件讓大家震驚,原來看起來光鮮亮麗的空服員們,因為人力不足、管理高層又想省人力成本,造成許多空服員過勞問題。想像一下,在飛機上出問題時,照顧你的人自己也早已工作超過12小時,疲累不堪,這是多麽讓人不捨的事情。

 

不過台灣作為「過勞之島」,過去令人稱羨的職業如今多半血汗。就連掌握你病情、要幫你動手術的醫生,也和空服員一樣,可能12小時沒闔眼。但可怕的是,這群醫生因為連勞基法都沒保障,罷工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八仙塵爆事過近一年,當時造成 499 名燒燙傷病患,更有高達 300 多名嚴重燒燙傷患者。當時造成社會震驚,也耗費的龐大的醫療資源和人力。經過近一年多來台灣醫護人員的努力,將塵爆案的死亡率努力壓至最低,至目前為止死亡人數為 15 人。當時意外發生後,雖然當下死亡的人數並不多,但各界都不看好嚴重燒燙傷者的存活率。就連國際上也關注此次嚴重的公安意外,並有各種預測屆時死亡人數會高達上百人。

 

據自由時報報導,八仙塵爆的醫療成果驚艷了國際,日前歐盟邀請台灣代表到比利時參加研討會,展示救助成果。現場更是替台灣正名為「TAIWAN」,還附上國旗,表現國際對台灣的認可與尊重。相較於衛福部長林奏延同時間參與世界衛生大會(WHA)卻遭受到打壓,只能用「中華台北」出席;歐盟的會議完全沒受到任何政治壓力,更能大方使用「台灣」名稱不受干預。

 

衛福部醫事司長王宗曦率領長庚醫院整形外科醫師楊瑞永、台大醫院整形外科主任戴浩志前往比利時布魯塞爾參加執委會舉辦的「處理大規模燒傷患者」研討會。王宗曦表示,歐洲多次發生恐怖攻擊事件,導致了不少民眾嚴重燒燙傷。各國猛然碰上這麼大量的傷患,幾乎都來不及應變。反觀台灣八仙塵爆事件的緊急醫療,成果震驚了國際,各國都想知道台灣怎麼做到的?

 

然而,當台灣光鮮亮麗地登上國際舞台「展現」醫療成果時,背後卻是由數以萬計的血汗醫護人員用生命堆起的。當時事件發生在新北市,雙北的醫院都陷入嚴重人力不足的情形。許多醫護人員不僅過勞,更連補休、加班都不得報,造成基層醫護人員強力的反彈。不只人力匱乏,醫護人員還得面對傷者家屬、社會輿論強大的壓力與指責,當時有醫護人員控訴政府:「我們每天要面對被錄影、被罵,你們到底知不知道啊!」

 

當時行政院接下醫護人員的陳情書,卻也只強調:「第一要務是救人」。傷患固然重要,但難道基層醫護人員的生命就不重要嗎?


社會上看見傷燙傷病患重建之路的勵志與艱辛,給予最大的鼓勵和支持,卻忘了對背後撐起這個血汗結構的醫護人員表示敬意。醫療糾紛仍然每日每分地不斷發生,即使我們的醫療成為了國際上的「台灣之光」,不僅受到肯定更被「正名」,國內依舊改變不了對醫護體系的剝削與漠視。

 

若是這種「台灣之光」必須建立在殘忍的剝削結構之上,那我們還值得驕傲嗎?倒下的不只有病患而已,更是無數的沒有姓名的醫療人員。

 

在歐盟的會議上,衛福部林宗曦更是不諱言表示:「我國醫師平常工時就長,遇上大災難更是拚了命地加班救治,反觀歐洲醫師工時短、醫療資源有限,一旦遇上大量傷患,幾乎無法處理,還得靠醫療專機送傷患到鄰國請求幫助。」
就連政府派出的代表官員都堂而皇之地稱醫護的過勞為「正常」。歐洲醫師為何工時可以短?那是因為國際上重視醫護人員的勞動權益,台灣卻連醫師納入勞基法都不肯。講出這種話恐怕只會貽笑國際,讓人譏笑台灣根本稱不上「醫療之光」,只能稱為「過勞之島」而已。

 

來源:聯合報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筠 & 筠媽 的頭像
筠 & 筠媽

筠 & 筠媽的夢田

筠 & 筠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